欢迎进入BNU中国拉班研究中心网站!

NEWS

中心动态

  

Recommend

相关推荐

科普一下,何谓“拉班动作教育”
来源: BNU中国拉班研究中心 | 作者: 拉班中心 | 发布时间: 2018-03-19 | 566 次浏览 | 分享到:
“拉班动作教育”一直作为BNU中国拉班研究中心的一项舞蹈普及工作,在中小学、大学推进。然而,对于不曾了解“拉班”、“动作教育”的人来说会有些摸不着头脑,因此拉班中心请到相关的专家、老师为大家科普一下。

 关键词:拉班动作教育

 




 


  拉班动作教育的由来  

 

罗秉钰老师和她的学生团队根据拉班的动作语言分析理论,曾为许多非舞蹈职业人群,包括厨师、小学生、少年劳教人员、自闭症儿童、盲童等提供过训练。老师们运用拉班的动作语言分析理论,获得并总结实践经验,为非舞蹈职业人群进行舞蹈文化传播,将课程命名为拉班动作教育

 

Q:罗老师,您是空政文工团的教师和编导,面对的都是舞蹈演员,什么原因使您转向非舞蹈职业人群?什么原因促使您开创拉班动作教育

 

罗:1989年我办了一个业余舞蹈训练班,在这个班上开始试着用拉班理论和拉班舞谱传播新的动作观和拉班动作思维的时候,碰到一例“自闭症”男孩被母亲送到我的班上学习,几个月后这个男孩确实还发生了奇迹般地变化。这个例子后来被我在1990年香港召开的《国际舞蹈讨论会》上介绍给了世界各国与会的同行们,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当时拉班学识还很浅薄的我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会是这样。但从那时起我的舞蹈教学生涯出现了重要的转折,我觉得这比我几十年来专注于培养职业舞蹈明星的意义更重要,更有价值,更具挑战性。就从那以后我把自己的工作重心转向了普通的非职业舞蹈人群。我拒绝了许多高薪的聘请,一头栽到了离我家几步远的一所小学——北京海淀区永定路二小,一干就是年。

 


 拉班动作教育的发展  

 

Q:您转向非舞蹈职业人群之后,您还为哪些对象教授拉班动作教育课程?

 

罗:97年我开始自己创办了一个舞蹈训练班,加入这个班的合作者有唐怡等,在这个班上已经有了许多“动作教育”教学理念和教材的萌芽。我们一个明确的宗旨就是用拉班的思想作为动作教育的基础。

 

2009年,我在山东即墨“爱之家儿童福利院”,为几十个聋、哑、盲、智障、智残、自闭等孤儿进行舞蹈训练,首次启用了“拉班动作教育”这个名称,当时一起学习的还有老师,有一位名叫姜选英的老师现在与我还有联系。




 

2010年,我们和王志军的北京蓝天一加一儿童文化艺术中心合作办过“厨师长的减压训练班”用的也是“拉班动作教育”。同年,我和唐怡应邀去“北京同乐天地”给自闭症,脑瘫,智障,癫痫等儿童上“拉班动作教育”课。

 

2011年,唐怡带着学生在未成年少管所对一些少年犯开展的训练也是“拉班动作教育”。

 





2015年,唐怡邀请我一起在北京朝阳外语小学正式以该校为基地开展“拉班动作教育”课程,从那以后“拉班动作教育”的理念,教材和经典课程逐渐成熟和系统化,这样唐怡和王淼才在北京师范大学合作办学平台的相关中小学中,大范围地开始普及这门课程。

 

2015年,我与陈宁、刘兰、王淼四人组成的教学团队一起进入北京市石景山区古城二小分校开展了“拉班动作教育”这门课程,在古城二小的“拉班动作教育”分“小课堂”,专门挑选了一个学校认为“困难班”做试点。另一种“拉班动作教育”形式是“大课堂”,在学校 “自愿报名”的前提下,组织集合了100多人参加“校园舞蹈”——《动作合唱:绿纱巾》的排练。

 

“拉班动作教育”课程除了在正规的中小学开展之外,也在兰子舞蹈工作室落地,现在也颇见成效。

 


  拉班动作教育的意义  

 

Q:您认为拉班动作教育课程的意义是什么?对于不以舞蹈为职业的人群,学习舞蹈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和功能?

 

“拉班动作教育”是一门以“拉班动作分析理论”为依据的‘舞蹈课程’,但不是一般意义上人们所了解的舞蹈课程。这门课程的重点不在舞蹈技术本身,也不是为了竞赛、考级、升学加分等目的设置的课程。严格的讲,我们的这门课是“动作语言” 的教育课程。拉班告诉我们:“舞蹈是表达人的内在态度与冲突的极好媒介。”“任何一个孤立地在思想感情中需求生活真实性的人就会偏斜到对身体动作持有一种否定的态度。”拉班的思想和他的动作分析理论是我们进行动作教育的指南,我们希望接受这门课程的学习者能够通过对动作语言的认知和掌控,让自己与自己的心灵对话,自己和周围的人群,自己和自己的生存环境进行沟通,达到一种高度的谐和。

 

Q:对于现在的孩子,可选的兴趣课程非常丰富,动作教育和其他艺术教育、体育锻炼有什么不同?

 

我对其他与动作相关的教育课程很不熟悉,无法准确的说出这其间的差异。

“拉班动作教育”这门课程的确是一个新生事物,但“动作”却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客观事实。从有人类开始“动作”就在我们的生存,生活,乃至生命发展的进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即使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身体“动作”依然不能被取代。“动作”在我们的生活中是那么平凡,司空见惯,人们离不开它,但却很少思考“什么是动作”、“动作是怎样形成的”、“动作形成的基本元素是什么”、“动作的功能是什么”。我们是做舞蹈工作的,舞蹈与动作有着天然的亲属关系。可以说,我们的一生都与“动作”的体验与实践分不开,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对世界的认知有许多是通过身体动作的实践所获得的,儿童的成长更是如此。对人和事物的感知也是本着“听其言,观其行”。我想强调“行动”、“行为”、“动作”实践与感知的重要性。书本知识固然精辟,但书本的知识是前人经验的总结,是别人嘴里嚼过的馍,如不经过自己的身体实践和感知,这些只能成为一种炫耀与摆设。黄帝内经中说:“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这句话已经明确地点醒我们,“道”的获得是要“践行”的。“行”字,广义上说是实践,具体来说就是“行动”、“行为”、“动作”也。因此,我们的动作教育是建立在“用身体实践与体验”的方式来进行“行为养成”的教育,我们强调的是身体的感知,这些感知在我们看来没有对与错,只有可能与不可能,我们所说的“教育”(education,实际上更主要的是指“训导”(disciplines)层面的价值,而非语言的说教。

 

我们将“动作教育”冠以“拉班”这个名称,不是为了拉大旗作虎皮,是因为我们几十年的舞蹈实践中深受“拉班动作观”的影响,深得“拉班思想”的好处,深感“拉班动作分析理论”的价值,为此,我们必定将“拉班的学术思想” 确立为我们进行“动作教育”的指南。

 



 




  体验 评价  

 

“让我收获到跳舞的快乐,让我明白生活中每一个动作都是舞蹈”

——侯孝鹏 北京朝阳外语小学  三年级


 

“创作灵感的激发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复杂,也许只是仅仅几个简单的动作,连贯起来也可以成为一个很美的小节。”


——牛小艾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高一


 

北京石景山古城第二小学王静艳校长:

我不会跳舞很羡慕别人会跳舞。其实不会跳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跳舞。羡慕一件事却不敢去做绝不是积极的心理特征。作为校长我希望我们的学生不论他爱不爱跳舞但一定不要怕跳舞。罗老师把拉班动作教育的项目介绍给我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罗老师的教学会让每个孩子都能接触舞蹈将来不会在成为在舞蹈面前丧失自信的人。经过罗老师及其团队的努力百人舞蹈《绿纱巾》完成了这个过程中我们学校的每个孩子都接触了舞蹈跳得好与不好不是关键最大的收获在于他们敢跳了还有一些在常人眼里不像是会跳舞的人也进入了百人舞蹈团。罗老师带个孩子们的不仅是舞蹈是自信受用一生。

 

 

北京师范大学基础教育合作办学平台教育资源中心主任杨雪:

从学校层面为什么开设拉班课程。因为拉班动作教育课程的定位是普及型的舞蹈教育是开放、包容、鼓励型的而不是拔高的、功利的专业舞蹈课这个课堂欣赏和接纳所有想尝试去舞蹈的孩子不论高矮胖瘦只要想去认识自己的身体都可以通过舞蹈释放自己获得这份快乐。这跟办学平台仁爱的办学理念与朝阳外语小学素质教育的育人理念是高度一致的。另外拉班动作教育的训练是综合的在结构舞谱的训练课上掌握一门特殊的语言是不容易的经过一年的训练孩子们能够识别有难度的舞谱了说明课程对专注力的训练很有成效。主题动作训练课会用理论层面和实践层面很多的方法去理解一些很基本又很重要的概念这些将为孩子以后任何艺术创作奠定非常扎实的基础。拉班的理论同时是一套很严谨的逻辑体系融合了数学、力学等等。这与当下学科整合、培养孩子核心素养是相关的是理智和情感的非常完美的结合是培养科学素养和艺术素养很好的载体。

 

还想谈谈孩子的变化。记得第一次罗秉钰老师给孩子们上结构舞谱课时请孩子们做一个动作除了个别学过舞蹈的女生做了横叉竖叉这些动作以外其他的学生觉得自己不会舞蹈甚至连动作都不会做。通过这一年半时间大家从不知道拉班是谁到识别简单的谱子了解舞蹈就是手舞足蹈的内涵再到自己去创作和表达这一路他们的收获是很丰富、很立体的。有些内向的孩子以前不会主动和人交流我们能看到他们通过舞蹈课把心打开了现在能够热情地和他人打招呼也能看到他们的笑容了这比考过多少级更让我们欣慰也觉得如此更加宝贵。